寒潮一缕|再催写你对家

“regret,I don't want to be a obedient dog.”

|杂记3

最近我们两个都很忙,每晚想她想的发疯,但又自尊心作祟抹不开面子讨要关注,只好整天转弯抹角的扯东扯西,什么都想说给她听。后来实在忍不住了 每日睡前大半夜的都要说一句好想你,可也没能解多少思念 

每天彼此都又忙又累,说不上两句话 其实也聊的蛮多的,但我们放假时候几乎天天打电话,这样的直线式落差太难熬了。前几天晚上没忍住,打了一堆小作文,边写边神经质掉眼泪,等写完冷静了,也不太好意思发了,投了四五次骰子都没中,就没发。可想的睡不着,简直要把自己憋死。于是在心里翻来覆去的想了一堆话,落在手机上就干巴巴的打下一句。就像即将喷泄而出的洪水,克制的开了闸口只露出缝隙放了一点出去,也算是暂时发泄了快被烧塌的那根理智线。

结果这坏家伙第二天醒了回复没个正调,她扯东扯西,我不死心的又把话头拉回来,想从她嘴里抠出句正经话来,解一解发疯的思念。算是被她彻底拿捏了,我正经的表达思念,她贩剑的话着实看了欠打。说实话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想她,我有一堆事要做,一堆活要忙,我们每日都聊天 最私密日常的事给彼此讲,可就是控制不住的思念。我被她没个正形的话逗弄的前天晚上刚止住的洪水又翻腾起来,实在是受不了了,一边控制不住的掉泪,一边问她,你怎么不想想我。憋了多天真正想说的话算是发泄出来了,可说完就后悔了。除了翻来覆去的我很想你这样苍白的表达,我从没带着称得上是埋怨的情绪这样讲过。我抱着手机等她的回答,想了很多种预判,可过了一会这没良心的畜生却说只有小狗才这么张扬的蹭人腿。可是谁把我不知不觉的驯养成这样?我怎么会不知道,这畜生倒自己毫无惭愧的先承认了。我气极了,话开了个闸,人一时间也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彻底放飞了

我说你就折磨我吧,只有我天天跟个傻逼似的想你

说完觉得畅快,我很少这样带着情绪发泄。她可算是正儿八经的说了那句我想听的话。我还带着气急败坏的后劲,不想就这么算了,问她你这句话是金子做的吗,非得我面子里子都没了 撒泼打滚的来一通才肯喂我一口,这畜生说:是啊,.....真是拿她没了办法。

她累的已经去睡了,我最近忙的失眠 每晚都靠想她来发散思维助眠入睡,可今晚又实在很想,想的睡不着,趁着天黑脑子不清醒厚着脸皮写了这些。小没良心的如果哪天看见了,烦请您开一开吝啬的尊口(明涵)再喂我口甜头 瘾又犯了。

累的每天睡前问自己这个学还他妈能不能念了( 。)


Q:太太听说有个文件群,里面有补档的文件,那个群怎么进呀

那个是作为感谢之前自愿发电和老福特这边打赏的读者进的,已经锁了。

afd我暂时卸载了,最近太忙不会再看那边,也没什么要处理的了。那边如有被p现象可以发到置顶评论区,我会找朋友帮我补一下

一个声明

我本人是很谨慎敏感的性格,出于创作安全考虑并不打算宣传afd那边的ID,还请整理afd作者合集的朋友们有放入我主页的删除一下我的主页截图,感谢。

之前把文放在那边的初衷一直是给我的读者作为补档用,自今年初开始那边出现了很多并不知道我老福特ID的人,引发了一系列一直未停歇的ky行为,过分的包括莫名其妙的阴阳怪气评论和难听的话

所以前段时间开始我取消了公开。

人多是非多,我的想法是只有被关注文章的读者知道那边的ID就好。

另外以后也不会授权关于afd那边账号的宣传

野火燎原〈二十六〉短篇

感谢@逢青 ,@南川 ,@追忆的光年 ,@171912 ,@Bonnie ,@池鱼 ,@鸟鸣里 ,@橘子与一白.✨ ,@只只 宝子们的投喂!以及大家的粮票,祝阅读愉快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青年终于停下脚步,转过半个身子看他。入秋昼短天凉,此刻附近没有行人,只零星的几辆车驶过。卫肇平时工作忙,休息时就在家陪弟弟,很少在这种人少闲适的时段外出,周围宁静冷清,刚追到的青年正一错不错的注视着他,卫肇没由来的紧张起来。



他有太多话想说,压抑克制多时的情感就要灌满溢出去了,可他第一次将情感向唯一的亲人,除弟弟以外的人表露,也不知道面前青年会作何反应,这让他有些无所适从和惶恐,那些堆积的情愫一瞬间散出又茫然的原地徘徊,无处安放似的。



“不止于此,”他又说了一遍方才冲突时酒店里的回答,显得没头没尾的。



“不只是你,我也深陷其中,我...”卫肇感觉自己心跳的快急了,他第一次讲话这么颠三倒四、条理不清。



千万句话在他脑内走马灯似的不停闪过,一时间不知道抓住哪句。卫肇有些暴躁的抹了把脸,心想去樜他樜吗的吧,干脆破罐子破摔了,直视青年一字一句道:“我并非无动于衷,邢虞,我爱上你了。”



“那天晚上看你坐在副驾驶,鼻子眼睛还红着,一路上看着车外,只给我留了个侧脸,那时我就想亲吻你了。”



“在那个外国佬吻你手的时候...我嫉妒死了。他问我和你什么关系,我真的很想告诉他我是你的爱人,然后当着他的面亲吻你。”



“这段时间我每天都想你...我爱上了自己弟弟的朋友。”



“父母的失败婚姻时刻悬在我头顶,我恐惧会拥有又失去,故而回避自己情感。但当感受到我要失去你的时候,我难过的要疯掉了。”卫肇嗓音逐渐发哑,到最后甚至有些走调。他停顿了两秒,平复呼吸,喉结上下滚滑,不知是紧张还是什么,才继续道:“我不知道我们能走多远,但此时此刻,



我想抓住你。”




邢虞久久凝望对面的人。傍晚昏暗,可对方那双黑亮的眼睛直直注视他,里面诉说着太多复杂情愫。疯狂、热烈、紧张、纠结,还有他看不懂的胆怯·····多种多样,扭曲的错综夹杂在一起。他第一次从卫肇的目光里看到这么多情绪,清晰强烈的意识到这人因他而失去分寸,毛愣莽撞起来。他兀自克制了片刻,再忍不住,在卫肇紧张又热烈的注视下,情不自禁的上前一步,捧上了这张日思夜想、磨的他失魂落魄的脸,重重地吻了上去。



他吻的青涩,毫无章法,却又带着股横冲直撞的莽劲儿。



卫肇愣了一瞬反应过来,他同样也没有经验,但青年这个大胆又疯狂的举动彻底撕开了他积压许久的众多情愫,那些复杂汹急的爱意一时间涌出,冲破围栏。



他更热烈的吻了回去。



两人鼻樜xi滚樜烫,呼吸jiao樜缠,谁也不相让,不知wen樜了多久,打架泄愤似的。



邢虞回去陪卫肇退房,他的那些工具还在酒店。邢虞脸皮薄,不太想再上去和那些物件打照面,便在楼下卫肇车里等着。



他坐在副驾驶,却不同赛车那次的心境,卫肇不在他一个人有些无聊,加上刚确定关系,脑子有些发懵空旷,思绪也涨乱又兴奋,便转移注意力左右环视起来。



结果一偏头就看见了驾驶位左下方放着张照片,是他和卫析前段时间打完球卫肇给他们拍的,照片上他单臂夹着球笑,卫析冲镜头做着鬼脸,两人胳膊互相勾着对方肩背,照片摆放的位置驾驶人一低头就能看见。



邢虞心说这人情感真是别扭死了,车里挂着他和他弟弟的照片,却天天像个田螺姑娘似的不邀功的奉献,难道天天盯着照片看,他们俩就能有结果了吗。



他正想着,卫肇拎着工具包就回来了。这小青年不是卫肇那般内敛的性格,等卫肇上车坐回驾驶位,手便朝那照片方向一指,长了八百个心眼子似的故意问他:“你弄这张相片放这干嘛?” 



卫肇闻言正系安全带的手一顿,之后也不做声,只抬头去看邢虞,神情里是无奈的宠惯,仿佛在无声说他的明知故问。



邢虞心头一动,那股激烈的情绪再次掀浪冲起,他情动之下再次凑近过去,一手攥上卫肇衬衣领,另一只手搭在他肩上,可他再热烈大胆也是第一次恋爱,整个人刚凑近和卫肇对视起来又有些不好意思了,眼神在对方的脸和唇上犹豫徘徊起来,要亲不亲的。卫肇被他这欲近又止的模样勾樜得也情难自禁,当即扣上青年后脑主动wen樜了上去,邢虞得到回应便又大樜胆起来,两只手改为捧上对方的脸回wen,两人你退一毫我便逼樜近樜一寸,谁也不停下讲话,亲热也要争个高低似的,车内狭小的空间里只有彼此不樜稳的chuan樜息和细弱的珒樜液碰撞声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🔶彩蛋是小情侣饭后腻歪





野火燎原〈二十五〉短篇

感谢@追忆的光年 ,@利恩 ,@小熊八嘎酱∅ ,@被窝哲学家 ,@171912 ,@木直 ,@池鱼 ,@新晋居民_4080692 ,@biubiubiu ,@鸟鸣里 ,@望仔 ,@南川 ,@biu 宝子们的投喂!以及大家的粮票,祝阅读愉快——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卫肇被青年突然的炸刺弄愣了一瞬,胸前传来泪水的湿热,滚樜热的屯就压在他腿上,光樜luo的大腿绷着,低头就能看见腿侧流畅的肌肉线条。这样一具充满少年气的申樜体,蜷在他怀里因休尺不住啜泣,他突然想不顾一切的去低头亲吻怀里的人,吻他泄愤咬自己的唇,吻他沾上湿泪的眼睫,还有那张扬的眉眼。



但他克制住了,最后只把手放在邢虞因抽噎而抖动的肩背,上下抚顺。



“我....”卫肇开口声音沙哑,他大概也没想到自己会这般,清了清嗓子才继续道:“...这件事我有责任。”



邢虞情绪稳定下来,一言不发听他讲话



“我担心你找别人实践会遇到危险,所以我来了...在未提前告诉你的前提下。”



“如果不曾用训樜届的方式对待你,你不会对这个产生好奇。”



“...我对此很抱歉。”



邢虞没想到他会说这些,沉默半晌才道:“...你先让我把库樜子穿上。”



他从卫肇腿上下来,耳朵还是红的。



他倒没这般想过。



当初卫肇有询问过他的意见,是他自己因暗生情愫决定留下来挨了那十下藤条。在那之后去他公司送东西又故意嘴欠点火,卫肇放下手里的笔站到休息室时他就意识到了这人想干嘛,坦白的说,那是他自己火上加油下的顺水推舟给自己赚了顿打。非要说,也是他本人在一次次愈演愈烈的瘾头下给这荒唐的境遇里填了把火。



那第一顿教鞭后...或许更早,在看见卫析挨的那时,他就像中了邪一样的反复咂摸,日日回想。他觉得羞樜耻,却不觉丢脸。他就是喜欢卫肇,也阴差阳错的喜欢上这东西,他情愿,因为自己也深陷其中,他不需要卫肇内疚,也不想这人出于道德上的补偿或是保护。



从小到大他就是这样的性子,喜欢就去义无反顾的争取,不计后果的往前冲——得到了再说。但他的喜欢也不是廉价的塑料珠子,给出去了你不要,把我便收回来了,要是用所谓的内疚来补偿,他不稀罕。



邢虞整理了下自己衣服,布料包樜果的地方还突突的跳疼。他看着卫肇开口,眼神无比认真:“这跟你没关系,我不需要你过多的责任心。我确实喜欢上这个了,但如果你是出于愧疚想帮我解决这份需求,大可不必。”



房间静的只剩下时钟走针的声音,卫肇看着面前青年,在他强势起的模样下,面部表情出现松动和裂纹。他喉结上下滚滑,嗓音干涩的挤出语焉不详的一句:


“不止于此。”



邢虞等他的下文,可卫肇自我挣扎许久,最终只是说了一句:“...我送你回家吧。”



邢虞抿着唇,感觉心口被人掐了一把的疼,他忍了忍,眼睛却泛上了红,他本就不是什么话都压在心里的人,此番再克制不住,蓦地爆发了:“用不着!我不是三岁孩子,我能自己回家!”



他一错不错注视着卫肇,拼命想从这人眼睛看到内里情绪。



“你想当没发生过,我不能。”这句话指向含糊,不知是深夜赛车那次冲突下的破罐子破摔,还是方才生樜里返樜应下的狼狈失态。



“我也是有自尊的,卫肇。”



邢虞第一次这么正式的叫他全名,发怒的青年眼眶泛红,目光犀利不退让:“我给出去的东西,你可以不要,那我便收回去。可若要一次次的拿来糟践,我们就不必再有联系了。”



卫肇嘴唇微动,面部表情罕见的出现裂纹,邢虞第一次在他脸上看见茫然无措的神色。他一瞬间觉得畅快,心想:你让我这段时间心里千回百转的拧搅,这么捅你一次就当是扯平了。



他一咬牙,狠下心扭头就走,被拉住后狠狠一挣,刷卡、甩上门,走的利落。



卫肇看着那倔强的背影,不知为什么,只觉心脏狠跌了一下,被一股难以名状的悲伤涌来淹盖。他虽性格大胆疯狂,情感上却一向回避没有把握或不可控的选择。如今邢虞像毫无征兆踏上了飞驰的快车,去往哪里,终点是什么,他通通一无所知。可离去的速度太快,快的眨眼间那人的衣角就要从视线里消失,卫肇来不及想太多,只觉得再不抓住就要失去他了。



他已二十又五,步伐却像个冒失的青年,颇有些失魂落魄下的跌跌撞撞之感。在出酒店的第二个路口才抓住邢虞,此时天已经黑了,有些凉,那只手腕发冷,卫肇指节被腕骨硌了一下,这双手和他上了脾气的主人一样倔强冷硬。



“别走,你听我说.....邢虞!”这人过了红灯抬腿就走,他心下一跳,乱了分寸急声唤他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本章无彩蛋。




一个小通知

爱fd那边的补档这周六开始锁了,非免费公开。因为那边ky太多,我决定不再公开那边的补档

正在更的野火燎原最新章节(三章内)不会锁

大家可以趁这两天截个图存相册看,这周六上午十点左右开始将不会再公开。

野火燎原〈二十四〉短篇

感谢@逢青 ,@南川 ,@容时(在深思) ,@鸟鸣里 ,@望仔 ,@💴 ,@攸心 ,@洛兮 ,@@ ,@171912 ,@奈语 ,@赭衣 ,@㫪㘝 ,@puppy ,@-Edlyn- , @37 ,@子衿 ,@木直 ,@千鸢倾墨 ,@新晋居民_4080692 ,@Wsssywsss ,@郑小咬 ,@洛辰 ,@俩 ,@梧桐 ,@江南一枝花 ,@九三 ,@第八个字母 ,@巴拉巴拉 宝子们的投喂!以及大家的粮票 祝阅读愉快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邢虞脑内嗡嗡直响,仿佛装了乱糟糟的一团碎屑。微凉的戒樜尺压着滚热痛麻的手心,下意识蜷指攥握住了。



他低着头,感觉卫肇正在注视他,张了张嘴有些说不出话,颇为别扭的微抬胳膊把戒樜尺递过去。



手心上通红的颜色露出了些,上面神经杂乱争扰的突突跳着,一时间分不清是神经在跳动还是自己的手在抖。



卫肇没接,他有些窘迫和局促。


(见afd



🔶彩蛋是出现返应下邢虞的视角